我的鸟雀审美理论和《舌尖上的中国》同样贯穿历史唯物主义思想
2014-12-27 08:34:5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舌尖上的中国影响巨大, 其与众不同在哪里?就在于其中贯穿的历史唯物主义思想——食物生产方式决定味觉快感!而这一思想就是我的专著《美感奥妙和需求进化》中的基本思想:http://www.survivor99.com/lcg/books/beauty/index.htm。;

 以前的美食大多是表现特色, 好吃, 却没有追究其历史原因, 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的原因。  舌尖上的中国不同, 它探究好吃的历史必然性。历史唯物主义肯定, 存在决定意识, 意识反映存在又反过来促进存在发展。我们的味觉——意识之一—也是如此, 它反映食物生产方式和需求关系。有人喜欢吃毛豆腐,臭豆腐; 而其他人不喜欢。 显然是生产方式和需求关系的原因。给人印象最深的是,有少数民族稻田养鱼,从而有烤鱼美食; 有肉类存储方式, 于是有金华、诺邓火腿等腊味。

编剧或许看我的书,如果没看过,那是英雄所见略同。 我相信我的书会加深大家对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的理解。

不光味觉快感如此,其实美感也是如此。 不光人类如此, 动物也是如此。老虎不喜欢吃水果, 兔子不喜欢吃肉, 好吃的性质不在食物本身, 而在需求关系之中。




 鹦鹉居然觉得泥土美, 并且表现在脸颊上了。 原来鹦鹉喜欢吃树叶, 同时吃粘土可以排毒。
 
喜欢吃蝗虫的红腹锦雉:

喜欢吃对虾的海鸚:


注意,只有这种鸟才能深浅到200英尺水下抓到对虾。

还有锦鸡:

更多的例子和图片见这里: http://blog.sciencenet.cn/home.php?mod=space&uid=2056&do=album&id=23161

人类需求和各种快感 功能是如何进化的? 达尔文及生物学本身解决不了, 而推广历史唯物主义某些思想到生物学, 就可以解决这一难题!

不过,鸟身上图案很像食物或环境,则一定反映鸟的某种需求关系。但是反过来并不成立--并不是喜欢吃谷穗的鸟身上都有谷穗状。这是由于进化来自随机变异和自然选择--包括性选择。如果一种形状没有变异出来, 就算是美的, 也没法表现和遗传。 这也是为什么, 我接受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思想--用经济基础解释意识形态, 但是并不接受其中的历史决定论。 我们需要的是历史选择论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